禪的世界 62

是非常有限的,故稱為有相。如果能夠無我,便會體驗到無相與無住,也就會變成無限了。

「無相」並不是說,眼睛看到了東西說沒有看到,耳朵聽到了聲音說沒有聽到,或者吃了東西說沒有吃到。乃是在看到、聽到、嗅到、嚐到,或身體接觸到任何現象時,心裡便知道這是一個暫時的假相,不是真實的有,不是永恆不變的存在。因此即有即空,即有相而知是空相,叫作「無相」。

在臺灣,兩年前有一位非常成功的商人,由於用人不當,經營不良,不僅破產,而且吃上了經濟犯罪的官司。他在進監牢之前來看我,問我怎麼辦?

我說:「進監牢就是進監牢囉!你就把它當作從這個家到那個家好啦!」我接著問他:「你羨慕做個出家無家的和尚嗎?」

「唉,我曾經想過!」

「那好啊,你就把進監牢想像成暫時離家出家好了!」我又問他:「財產的確重要,但當你母親生你的時候,究竟是你的那一隻手帶了財產來的?」「我是兩手空空地來的。」

「現在你應該很歡喜才對。金錢如水,你在那麼大的水裡邊洗過手了,結果,水是流走了,手是乾淨的。」

「師父啊,因為你是和尚,所以會講這種話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