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314

這棵樹是被非常漂亮的蟲吃的,吃了以後就變成蝴蝶,我覺得這也是值得的。樹葉被吃光後便能養活許多蝴蝶,雖然多數的蟲吃完後便死亡,沒有蛻變為蝶,但是這是自然界生態的自我調節,樹葉雖被吃光,明年一定又會長滿一樹的綠葉。

換個角度看,若我們使用農藥噴死這些蟲,樹是否會受到保護是一回事,但生態的循環卻受到破壞了。

所以在法鼓山,我們都不會刻意去理會這些蟲,牠們自己會去找東西吃,生與死是自然的循環。人類知道不要做危害自己生存的事,但更進一步要做到尊重其他生物生存的權利。

但是若因為放生而破壞自然環境,就必須仔細考慮了。以前放生,是把鳥放到森林裡去,把魚放到潭裡去,可是並沒有考慮到南部的鳥可以放到北部嗎?高山上的鳥可否放到平地?人工養殖的鳥,可否放到高山野外?深水魚、溫水魚都可以任意放到淺水裡及冷水裡嗎?這些大家都是沒有考慮過的。

因此,以往的放生是非常愚蠢的。例如:石門水庫一年會撈一次魚,都有許多人前去放生。許多年前我們在新店溪的上游放生,魚剛放掉,還不熟悉環境,很快就被撈起來了,這些人是在看到我們把魚倒下後,趕快把船開出來,明目張膽的把魚撈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