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312

我們把整個的自然環境都當作是諸佛的法身,為我們說法,給我們恩惠。所以對任何一樣東西都要珍惜,用它、吃它是為了要維持生命,而生存是為了要修行,要自利利人。除了必須吃、必須用的東西之外,便不該浪費,否則便是有傷慈悲。

地球上的原始森林已經很少了,但我們卻砍了很多樹木製造紙張。每天我們可以從每戶人家信箱中發現許多廣告印刷品,每次只要一有群眾運動,馬路邊上便可以看到很多宣傳紙張,實際上這些都是一棵一棵的樹被砍倒後製造成的。這樣一來,一方面破壞自然,另一方面又污染自然。

在農禪寺,除了衞生紙,其他的紙都集中給再生紙的製造廠商回收,其實看過後不要的書籍,也應該集中作為再生紙,但願全臺灣的人,都能響應這樣的運動。

有一位女居士到農禪寺看我時說:她的丈夫印了許多觀世音菩薩像,因為不莊嚴所以沒有人要,不知如何處理呢?有人教她燒了,有人教她埋了,使她非常煩惱。我則教她拿去當再生紙。因為燒掉一來製造空氣污染,二者浪費資源。當然埋在地下也是可以,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能有屬於自家的土地可以埋了,縱然埋了,也造成地下污染。因此最好的方法是回收後,做成再生紙。這位女居士聽後說:「師父啊!這很罪過。」我說:「阿彌陀佛!如有罪過,算是我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