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226

參話頭等方法,讓平時不受控制的心,逐漸調整成為專注的心。未用禪修方法之前,尚不知我們的心念竟會如此的難以駕馭。唯有開始修行之後,才會發現我們的心是極其脆弱、多變而又缺乏自主能力。當你打坐的時候,便會發覺你的心念經常如野馬奔騰,無法停止。有些人,嘴巴雖在誦經念佛,頭腦卻在魂遊太虛;也有些人,身體雖在打坐修定,心念卻在雲霄之外。

我曾見有一位太太,正在家中敲木魚誦經修行,中途卻高聲呼叫:「兒子啊!把爐火關掉,鍋子快燒焦啦!」照顧爐火是對的,但她為何不在誦經之前先作交代,要在誦經做功課時心繫兩處?這便說明,很多時候,不在乎有散亂心,也不知道那有什麼不好。心念很散亂,仍然不自覺,如用禪修的方法,便可協助你,經常可以發現自己內心的散亂,若能發現散亂便已經是在用功修行,心念便會漸漸專注集中。

(二)放下專注的心,提起統一的心


這是進一步的階段。專注是以打坐、念佛等為方法,等到念頭統一時,協助你專注用功的方法也放下了。這時候,便可享受到天人合一的無限之我的存在,感覺自己與宇宙合而為一,通常在哲學及宗教的領域中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