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202


「沒有!為什麼向他要錢?」

「沒有錢我怎麼過年?」

「為什麼沒有錢就不能過年?」

「奇怪!你為何不慈悲呢?出家人是慈悲為懷,還要問那麼多,簡直是多管閒事。」

「你究竟是要錢?還是想來打人?」

「我不打人,只給我錢就好。」

「好,請到裡面,我們再談一談。」

進到裡面,正好碰到一位高頭大馬、身材魁梧的信徒,我便告訴他:「請替我打發他。」轉身向醉漢說:「這位先生會照顧你。」說完話我立刻溜掉。

結果那位醉漢被塊頭比他大的信徒轟走了。那位居士心裡很納悶,更不是味道,百思不解,就忍不住跑來問我:「師父啊!怎麼可以這樣子對待人呢?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,我見到剛才那種人上門也會給他錢,師父,您不但不給錢,還叫我做壞人!」

「對這種人,我們不能開例子,否則將後患無窮,他不病不老,是有辦法賺錢生活的,因為好吃懶做,才變成那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