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185

就不必對我們的世界和社會失望,我們的前途還是充滿著光明和希望,正在明日等待著我們。這也是我們今天還需要在此時此地,討論理性和感性問題的原因。

理性是透過邏輯的思辨、科學的分析而認識事物;感性是起於個人的情緒、情感、私利而考量事物。理性是從客觀的角度處理事物;感性是從主觀的立場對待事物。

純粹的理性會使人被現實的世界拒絕;純粹的感性會使人被現實的世界淹沒。如果時時處處講理,而又得理不饒人,步步緊逼人,是很可怕的事,當然會被人拒絕;經常是情緒化的人,必然是糊塗人,也不能同情人,雖然也可能會站在自以為是的立場和觀點來愛人,卻不是以他人的角度來同情人。因為這樣的緣故,有人便會覺得被愛是痛苦的事。曾經有位女居士來見我說:「師父,『愛』不是好事,我被愛得沒有自由,也很苦惱,我的先生非常地愛我,以致於不准我出門,也不許我見人。」所以,感性的愛,可能演變成佔有、控制又否定他人的自由,這種愛不但否定他人,同時也會被人否定。

理性與感性的調和,使人安和樂利。促使人間社會的安和樂利,需靠理性和感性的調和,所以兩者不可能單獨存在,必須交互地進行。當理性抬頭時,需用感性來配合,感性太強時,又需用理性加以疏導,若能如此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