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170

不用追問造箭因緣。

在《涅槃經》卷一九,也有「四不可說」的明訓,那便是討論諸法生與不生的問題:「不生生不可說,生生亦不可說,生不生亦不可說,不生不生亦不可說。」佛在《阿含經》中,只說:「此生故彼生,生老病死集。」「此滅故彼滅,生老病死滅。」但對生命源頭之初的問題,不作解答。如果解答是出於什麼,所衍生出來的問題就更多了,如說有開始,那麼,最初的開始又從何來?因此,佛教對生命的來源所給予「無始」的答案,是最有智慧的處理法。

我在美國印地安那州普渡大學,與居士們聚餐時,吃到圓圓的芝麻糰,我問做麻糰的人:「這圓圓的麻糰,是由那裡開始做起?」做麻糰的居士說:「是一捏便成了形,說不出是由那一點開始。」麻糰上有很多芝麻,我又問:「這些芝麻是由那一粒開始鋪上去的?」他說:「一滾就滾上去了,也不知是從那一粒開始的。」但,到底有沒有始點,我想應該是有,然做的人已不知是那一點了。若要待弄明了麻糰的起點才吃,那就永遠吃不成了,因為還可以問芝麻及糯米的起源、製作麻糰的起源、製作人的起源、上帝造物的起源、上帝的起源……,永無止境!

因此,我們接著將依佛教的觀點來說明生命的現象究竟從何而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