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168


達到這程度以後,生命是整體的,是不可分割的,它的內涵是充塞於時間和空間的。但此仍在大我的層次,若能更進一步,大地落沈,虛空粉碎,才是生命的究竟極致,圓融無礙。

(一九八四年十月十六日講於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東方哲學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