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156

不同在那裡?多了一份空靈感,也就是不容易捉摸也不需要去揣摩它,但讓你看了就明白它在講的是意在言外。此種精神,也同樣呈現在繪畫的作品中,譬如:畫月亮時不畫月亮只畫雲,畫水時不畫水只畫船。畫船不畫水,畫雲不畫月,但是你一看就知道那兒有水、有月亮。這些都是受到禪的意象所表達出來的;也就是說,虛在實中,實在虛中,虛實本是同樣東西。實際上也就是無常的變化,從空看有,從有看空。

還有日本的花道、茶道和庭院的園藝,也都跟禪有關係。以插花來講,西洋插花總是插得滿滿的花團錦簇,這叫作湊熱鬧。而中國古典插花及日本花道,只是一、二朵花配上一根枯枝,幾莖草葉,看起來簡單卻風姿綽約,也頗具詩意。其茶道更為講究,客人正襟危坐,不准講話,只能一旁慢慢欣賞主人如何煮茶、沏茶、奉茶,之後細細品味,完全浸陶在一份安詳寧和的氣氛中,不似一般俗漢,三五好友聚在一起,一邊牛飲茶水,一邊大聲談天。所以在日本品茶,是要練習使人內心平定,不要心浮氣躁,若是犯有輕浮毛病的人常去品味日本茶道,相信是會有幫助的一種修養哩!

在禪宗的寺院裡,一向擺設簡單、整潔,此風格也同樣呈現在不少日本家庭裡僅有幾方尺大的小庭院上。寥寥可數的盆景,一覽無遺的視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