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的世界 110

煩惱多就智慧少。《金剛經》說:「如筏喻者」,過了河後(悟道),筏(佛法)已不需要,拋之可也。道理有用,若執著道理,便成了障礙。

可是許多人顛倒過來,認為不需要佛法,也毋須信因果,或者是倒因為果,那便是野狐禪了。以平日佛前供養鮮花為例,供玫瑰或供百合,佛皆不會選擇,只要供花的喜愛,不論供這供那,或者供或者不供,全部都好!我們談到許多問題,都是要從內心做起。

事實上禪的初步是不可有自己,只能有別人,別人要什麼,自己就是什麼。大家知道觀世音菩薩沒有固定形相,眾生要什麼,就示現什麼。

正反兩面都不是禪,這是更高一層了,對修行者或悟道者而言,並不要肯定什麼,或否定什麼,也沒有一定的需求。根本上,沒有自己的立場和需要,但其存在如明鏡,漢來漢現,胡來胡現。

去年在加州一次演講後,有聽眾問:「你到底是開悟了沒有?」我反問:「你是要我答開悟呢?還是否定?」對方說:「只要實話實說就好。」我答:「實話實說,可真難說。我說悟了,你信嗎?我說未悟,你會認為未悟的人怎可在此大放厥辭!」